2022年11月26日

猫咪紧急自动转跳中

   翌日。

   赵东早早就睁开了眼睛。

   倒不是睡醒了,而是根本睡不着。

   说不出来是什么心态,有紧张,有担心,有期待。

   虽然他也经历过不少大阵仗,可结婚这事,人生头一遭!

   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半点睡意,躺在床上的时候辗转反侧,最后是硬着头皮,这才睡了将近三个小时。

   要不然的话,这会起床一准挂着黑眼圈。

   四点!

   天还没亮。

   赵东准时起床,洗漱,换衣服。

   家里这会已经忙开了。

   赵妈妈和大嫂起的还要更早,准备家里的一应东西,吃食,甜点,装饰,摆设等等。

   虎牙美女文艺十足

   家里还有一些其他的长辈和同辈,也都提前赶到。

   有经验的长辈们帮着指点,跟着忙前忙后。

   整个赵家,上上下下里里外外,灯火通明,喜气洋洋!

   四点半!

   楼下传来人声,一众兄弟们准时赶到。

   熊晨那边带来了十多个人,王猛那边带来了十多个人,徐三那边也带来是十多个人。

   里里外外加在一起,将近五十多个。

   迎亲团这边有专人安排,赵东也没管,下楼的时候,被眼前阵仗下了一跳。

   所有人,都统一穿着黑西装,黑皮鞋,一个个腰背挺得溜直!

   赵东笑着调侃,“好家伙,不就是迎个嘛亲,你们搞这么大阵仗干嘛?”

   “拍电影啊?”

   见赵东出来,一群人齐齐喊道:“东哥!”

   赵东急忙摆手,“别别,小点声,太早了,别把邻居们吵醒。”

   众人小声的笑。

   赵东抱拳招呼道:“今天各位兄弟能来帮忙,是我赵东的荣幸,事多,我也不跟大家客气。”

   “等婚礼忙完,咱们不醉不归!”

   大嫂那边,安排众人去吃早饭。

   周围的几个早餐摊子,提前几天就被赵家包了下来。

   豆浆,包子,油条,豆腐脑,面条一类,尽管招呼。

   不管是不是来参加婚礼的,邻居也好,路人也罢,只要报一声赵东的名字,都免费。

   只不过吃饭的时候,发生了一点小插曲。

   同一条街上,也有一家结婚的。

   说来倒霉,竟然跟赵东赶在了一处!

   刘家那边亲戚来了不少,准备的时候,漏掉了早餐这事。

   可早餐铺子就这些,赵家这边包了场,那边就只能饿肚子。

   争执之下,双方言语激动,差点动了手。

   刘家的大嫂也是个厉害人物,“王美凤,你得意啥?”

   “知道是赵二结婚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赵大要再娶呢!”

   大嫂属炮仗的,点火就着,“我家赵二就是优秀,我跟着高兴,你管得着么?”

   刘嫂不依不饶,“你们赵家凭什么这么嚣张,就这么几个早餐铺子,凭啥都给霸占着?”

   大嫂反问,“什么叫霸占?我们给了钱的,也早就定好了的!”

   刘嫂怒斥,“有钱了不起啊!”

   大嫂不松口,“你咬我啊?”

   如果对方好好说话,她也不是得理不饶人,偏偏对方言语挤兑,怪话连篇。

   大嫂哪听得了这个?

   赵东急忙劝和,“行了,大喜日子,犯不上。”

   大嫂冷哼,想息事宁人。

   赵东那边又劝,“刘嫂,没多大点事,你叫人尽管过来吃。”

   刘嫂不领情,“我们刘家办婚礼,到你们赵家吃饭算怎么回事?”

   “赵二,你什么意思啊?瞧不起谁啊?”

   大嫂撸起衣袖就要上前,“哎,我说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呢?”

   赵东拦住,“是是是,刘嫂,是我考虑不周。”

   “这样,这边的两个摊子,我让他们摆到你们家那边。”

   刘嫂得意,“这还差不多,算你会办事。”

   “赵二,我知道你媳妇家里有点钱,可我们刘家的媳妇也不简单!”

   “人家是大家闺秀,家里可都是领导,你以后要想在咱们江北吃得开,还得靠我们刘家关照!”

   赵东忙着点头,“是是是,刘嫂说的对,以后多关照。”

   好说歹说,这才把人送走。

   大嫂气不过,“小东,你怕她干什么?你看她那个嚣张的样子!”

   “不就是娶了个领导家的子女,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了!”

   “早餐铺子是咱们定好的,凭什么让给她?”

   “咱家小菲这么优秀,难道还比不过他们刘家的儿媳妇?”

   “呸,嚣张的样子!什么领导子女?我看啊,连咱们小菲的一根手指都比不起!”

   赵东苦笑,无奈道:“大嫂,行了,我知道你心疼小菲。”

   “都是喜事,没必要争个长短。”

   大嫂愤愤不平,矛盾是前几天就有的。

   黄道吉日,整个天州结婚的人很多,大家都住在同一条街上,又都是邻居。

   两家同时办喜酒,谁家钱到,谁家人到,这就是比拼人脉和关系的时候。

   没办法,国情如此。

   年轻人还好,老一辈就图个面子,越气派,越热闹越好。

   刘家那边的婚期是早就定好的,再加上新郎帅气,新娘是个领导家的子女。

   刘家妈妈没少得意,早几个月就闹得人尽皆知,整条街的人都请了一个遍。

   赵家这边,赵妈妈,大哥,赵东,就收到了三份请柬。

   显然是想收三份礼的意思!

   大嫂当时气的不轻,商量着把婚期定在这天,也多少有点攀比的意思。

   随后派发请柬的时候,大嫂自然也不甘示弱,苏菲这么优秀,比谁比不起?

   在大嫂的刻意宣传下,搞得整条街都知道,赵家这次迎娶的是个大家千金。

   人长的漂亮,有气质,国外留过学,现在是企业高管,而是家里住在南山上的富人区。

   对于江北这边来说,有能力的年轻人,都想着往外跑。

   谁家能把女儿嫁进富人区,就已经是足够轰动的大事了。

   结果没成想,赵家更牛,把人家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给娶回江北了!

   议论之下,刘家那边的风头就被比了下去。

   因此,听说赵家这边准备大操大办,刘家为了不输阵势,也提高了规格。

   赵家这边摆了六个充气龙门,刘家那边就摆了八个。

   赵家这边拉了两排气球,刘家那边就拉了四排。

   总之,都是比着来,非得压过赵家的风头不可!

   赵东自然不在意这些,钱也大部分花在了酒店上。

   主要也是不想委屈了苏菲,想给她一个体面的婚礼。

   至于剩下的,都是一群兄弟张罗,一群朋友赞助。

   赵东回去的时候,一群兄弟哄堂大笑。

   他挨个踢了一脚,“滚蛋,一会别跟着添乱!”

   很快,不远处有车灯亮起。

   刘嫂快步上前,满脸得意道:“哎哎哎,你们都让让,我们家的车队来了!”
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| Newsphere by AF themes.